在一片沈寂的教室裡,老師說:「好,妳來回答」,不用回頭,猜就可以猜到這個她是誰了,她是班上一個才華洋溢又活潑的女孩。上課時除了勇於發問,很有氣魄敢作敢當,當班長時責任感以及能力好到沒有老師不誇她。除此之外,她的文學造詣早已不是國小程度,印象中,國語文競賽只要派她出馬,領獎台上必有其一席之地。當時,我還是個不知道自己會什麼?該會什麼?只會成天吆喝三五個人拿羽球來打棒球的小鬼頭,對於和自己完全不同世界的存在,總是有那麼點在意。

於是,和她同桌的時候,我總是喜歡有意無意的超過正中央的那條國界,去探探女孩國那頭會有什麼樣的反應。若坐在她正後方的時候,辮子就是向女孩國宣布「我在這裡!」的重要媒介,像連接著教堂鐘塔上大鐘的繩子,拉一拉,包準鐘聲大作。其中最有趣的一次,是剛敗給女孩國潰不成軍的我,一口氣衝進了最後的避難處:男廁。噓了口氣,還在喘,沒想到外面突如期然的,碰碰碰的連續拍著門,瞪著隨聲響而劇烈震動的門,那頭的大軍隨時就像會破門而入似的。

最後,竟然是平時最討厭的上課鐘救了我。不過,我還是因為晚進教室被罰站了。

某天,升旗台上又喊到女孩的名字,把我從廖敏雄的全壘打中拉了回來,果然,我心裡想著,又得獎了。這次,女孩是要上台去朗誦她被刊登在國語日報上的文章。「放學回家,總會經過的那家書店,是我尋寶的秘密基地,老闆娘和藹可親的笑容,像極了為我守護秘密的守護天使」。聽著聽著,咦?這老闆娘好像是我也很喜歡的那位喔,原來妳也喜歡她喔?

像找到了相同點,就可以恩仇具泯一樣,女孩似乎不那麼礙眼了。

當天一放學,就迫不及待的衝出校門,一路跑著的直到書店。阿姨!阿姨!妳知道嗎?妳上報紙囉!阿姨美麗的臉龐帶著迷人笑容,說:是嗎?為什麼呀?我同學把妳店裡的事情寫成文章投稿,登出來了耶。跟著阿姨去買了一份國語日報,指著文章,談著,笑著。

後來,鼓起勇氣向女孩說:我跟阿姨講了妳被刊登的文章,邊想著,很久沒這麼正常的跟她溝通了。她笑笑說,我知道呀,阿姨在我隔天去買筆的時候,就提到了,而且還算我免費呢。聽到這,很是開心,感覺像是做了什麼大好事,心裡整天就是喜孜孜的。原來女孩國也不是那麼強橫嘛,原來一直都是我誤解人家了。現在想想,本來就是嘛。

從此以後,和女孩的關係,或許有了那麼一丁點的不同了,雖然我本來就話不多,但她開始會主動分享她的看法,她的小秘密,甚至對什麼事情有點生氣。就這麼聽聽,好像也頗有趣,我也樂得點頭微笑,嗯嗯喔喔的鼓勵她繼續講。可惜,時間也就那麼恰好的到了,分班,我們被分到不同的,足以疏遠彼此的班級。

想到,當初的女孩,早已為人師表,還是人妻了,許久不見。


林長青



{書店記憶徵文——那些年,我家旁邊的書店}http://smalllife2009.pixnet.net/blog/category/457083

透過大家的接力書寫,將所有的書店記憶以網站串連,或許我們可以從中拼湊出一個獨具台灣風格的書店風景,那些曾經存在過的、未來即將要出現的社區書店都會從中浮現。

※所有經網站刊登的文章,包括主辦單位,將不得用於商業使用。若未來有出版需求,將另行支付版稅、稿費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社團法人小小生活推廣協會

小小生活文化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